您好,歡迎來到 孫遠強 律師個人網站!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重慶刑事辯護律師 > 法治沉淪:中青報奇文批判

聯系我們

  • 姓名:孫遠強
  • 手機:13008337939
  • 郵箱:545749130@qq.com
  • 證号:15001200310454463
  • 律所:重慶捷訊律師事務所
  • 地址:重慶九龍坡袁家崗中新城上城5号樓14摟(袁家崗輕軌站旁50米)

法治沉淪:中青報奇文批判

文章來源:重慶刑事辯護律師   網址:http://zhongte72267.cn/   時間:2015-01-30 11:01:39

分享到:0
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憲法與人權委員會副主任 一級律師陳有西
 
  《中國青年報》記者鄭琳、莊慶鴻12月14日發表于該報的《重慶打黑驚曝辯護律師造假事件近20人被捕》的文章,違背基本的新聞原則,将一個事件報道寫成時政評論,對中國律師業和《律師法》肆意诋毀,對中國執業律師進行無知的不負責任的貶損,對個别律師的行為進行渲染和誇大,對一宗尚沒有經過司法審判定性的事件先進行媒體審判和媒體定性,充滿了對現代法治意識的無知和偏見,嚴重诋毀中國律師業的形象,應當進行嚴肅的澄清。
 
第一,官氣十足,媒體定罪,未審先判,将涉嫌犯罪定性為已經犯罪。
 
  該文稱:“12月13日,“律師造假門”始作俑者李莊被檢察機關批準逮捕。一起國内罕見的涉黑案件“律師造假門”被急速曝光。”嘩衆取寵迎合網絡熱門手法杜撰出一個“律師造假門”。“批準逮捕”隻是尚無定罪效力的強制措施,這個律師是不是真的“造假”,是對被告進行合法幫助,還是在造假,按中國今天的司法制度,并不是由公安和檢察院說了算。這兩個機關沒有确定權力。所謂“急速曝光”,13日的批捕,14日獨家報道,隻是該報自己在傾向性地“急速”故意透露,或者受聯合辦案組的授意故意透露,并沒有其它的媒體“急速曝光”,這明顯是虛假報道手法用語。本文所稱“造假”,是指制造假的證據。由于律師的法律幫助,被告明白後,改變原有對事實的認識和口供,是每個刑事案件都會發生的。如果重慶警、檢是以此為據定性,沒有其他的事實和證據,那這個案件最終肯定是個錯案,李莊無法定罪。因為《刑法》306條的含義“幫助當事人毀滅、僞造證據,威脅、利誘證人違背事實改變證言或者作僞證的”的“幫助僞證罪”,根本不包括被告本人這種口供的改變。這是記者受辦案機關舊觀念影響的基本法律常識的錯誤。
 
  該文還稱:“李莊,48歲,混迹律師界十餘年,其所在的康達律師事務所在京城也頗有“背景”。注重“身價”的李莊此次肯來重慶打涉黑官司,除受龔剛模的生意夥伴相邀答應來“撈人”,其實更重在“撈錢”。”對一個執行辯護職務的律師,在沒有司法定性前,這個記者很無知地已經對他定性為是“混迹律師界十餘年”,是“為撈錢”,是“有背景”。已經将其媒體批判為一個混混。
 
第二,以偏概全,惡意貶損中國律師整體形象,對所有到重慶辯護的律師貶低為同小姐一樣“人傻、錢多、快來”的圏錢者。
 
  該文稱:欣喜之餘,李莊向京城同行發出信息:“夠黑,人傻,錢多,速來!”“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重慶政法幹部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重慶打黑除惡一系列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後,“到重慶代理涉黑訴訟”一時成律師界熱門。許多北京律師如趕場般雲集重慶,尋找開展“業務”和施行“潛規則”的機會。”将有一萬六千多律師的北京律師群體,描繪成一群如蠅逐臭的唯利是圖者。對中國律師業既無知又妄加評論,認為律師為保護被告基本權利的工作,都是為了撈錢。
 
  第三,全面否定中國刑事辯護制度,稱95%刑事辯護是無用的。暗示中國百姓沒有必要請律師,請律師是受“第二次傷害”,化冤枉錢。甚至稱律師是“國家和民衆的災難”。
 
  該文稱:“據資料,在刑事案件中,律師勝訴的比例僅有5%,也就是95%是敗訴。“面對當事人的巨大訴訟投入,有多少律師在說明敗訴原因之餘會對當事人說‘對不起’?當事人有苦難言,實際上造成了‘第二次傷害’。律師的尴尬作為和濫用‘潛規則’,所造成的災難全由國家和民衆來承受。”
 
  刑事辯護的勝訴率,是這個記者和新聞來源者的十分荒謬的“發明”。可以負責地說,“刑事敗訴率”,是這位無知記者的捏造和杜撰,中國最高法院、司法部、全國律協、國家統計局,從來沒有這種數據統計和所謂的“資料”。因為“勝訴率”是有多種參數影響的抽象概念,根本無法統計。刑事辯護的功能,是保護被告作為一個人的基本權利,是人類文明的重要進步,提高司法公正性,防止冤假錯案發生。這位記者和新聞提供人的法律意識,還停留在封建社會。以死刑案為例,殺錯一個都不行,如果按這種“比例法”,難道殺錯5%都是可以的?這位記者知道中國一年有多少死刑嗎?95%敗訴,如果是指有罪判決都算敗訴,那麼排除情節、減輕情節和幫助法庭準确定罪量刑,難道就是無效辯護?有罪判決責任就是律師?佘祥林冤案是誰造成的?聶樹斌是誰錯殺的?難道要律師說對不起?說律師辯護是“第二次傷害”,象土改一樣抓起來不用審判就槍決,象文革一樣不經審判就定國家主席是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賊,看來是這位記者期望的。說律師“所造成的災難全由國家和民衆來承受。”不用說法律水平,這位記者的現代人文意識,連中學生都不如。這樣的文章,中青報能夠出籠,确實體現了中青報的堕落。
 
第四, 違法透露偵查内幕,将偵查觀點渲染成定性事實。充滿有罪推定的“專政觀念”。
 
    《律師法》規定,律師會見權不受侵犯,會見不被監視。但是,從這位記者的報道中,李莊律師辦案中受監視的迹象非常明顯。該文說:“其實,在龔剛模按響報警鈴之前,律師李莊等人違法操作、妨礙正常司法的行為已引起相關部門的警覺,巡查民警多次批評和警告,李莊仍置若罔聞,看守所依法作了詳細記載。”看守所無權監視律師,不得幹擾律師的正常會見工作。這個“相關部門”已經是直接違法的行為,被這位記者報道成正面行為。

法律咨詢熱線:
13008337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