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 孫遠強 律師個人網站!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重慶刑事辯護律師 > 最高法拟出文件指導涉家暴刑案審判

聯系我們

  • 姓名:孫遠強
  • 手機:13008337939
  • 郵箱:545749130@qq.com
  • 證号:15001200310454463
  • 律所:重慶捷訊律師事務所
  • 地址:重慶九龍坡袁家崗中新城上城5号樓14摟(袁家崗輕軌站旁50米)

最高法拟出文件指導涉家暴刑案審判

文章來源:重慶刑事辯護律師   網址:http://zhongte72267.cn/   時間:2014-12-12 11:12:42

分享到:0

  鄭州律師林某了解到,據調查,我國約有三分之一家庭曾經發生過家庭暴力,因家暴導緻受害人自殺或“以暴制暴”的案例也不勝枚舉。

  如何用法律手段防止家暴引發惡性刑事案件?如何懲治家暴犯罪讓罪責刑相适應?如何讓家暴受害人運用法律武器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這些都是司法界長期關注的話題。

  “最高人民法院已将刑事司法領域涉家暴問題納入審判改革工作,成立了‘涉家庭暴力刑事司法改革’調研課題組,6家地方法院目前正在試點此項工作。”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副庭長薛淑蘭今天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透露,最高法拟出台涉家暴刑事案件審理的規範性文件或案例,規範此類案件的審理工作,并推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反家庭暴力”立法。

  立法不明确量刑差距大

  前不久,最高法涉家暴課題組前往山西省女子監獄,對20起女性反抗丈夫家暴而将其殺害的“以暴制暴”案例進行調研,結果讓人大吃一驚:重則被判死刑緩期執行,輕則被判5年有期徒刑。

  “即便案情有所不同,量刑幅度也不至于這麼大。”薛淑蘭感歎道,同一省份法院之間的量刑都有如此差距,何況不同省份間呢?

  據介紹,除了量刑不一,涉家暴刑事案件還存在立法規定不明确、認識不到位、立案程序難啟動、證據難采集、定罪标準高、刑罰執行方式單一等問題。

  鄭州律師林某了解到,在薛淑蘭看來,當前首要任務是厘清家暴理念。薛淑蘭告訴記者,因為法律對何種家暴行為、家暴到何種程度應予立案、起訴、審判沒有規範,所以對家暴受害人的報案,警方一般隻作記錄,最多給施暴人口頭警告或勸說;檢察機關對此類案件也很少起訴,導緻涉家暴案件進入刑事訴訟程序的比例極小;法官在審理涉家暴刑事案件時,也往往把這些案件當作婚姻家庭糾紛,以寬嚴相濟政策為由對施暴者從寬處理,使得對施暴者的量刑偏輕。

  “對于‘以暴制暴’案件,執法機關又往往忽略被告人在家庭中遭受暴力這一情況,很少考慮被告人的自衛和反抗因素,導緻此類被告人未能獲得應有的從輕處罰。”薛淑蘭指出。

  鄭州律師林某了解到,同時,由于刑法規定的刑罰方式比較單一,對涉家暴刑事案件被告人,依法判處刑罰後的執行方式,往往很難根除施暴人的施暴習慣,一旦其刑滿釋放,往往又會重演家庭暴力的悲劇,甚至愈演愈烈,難以實現懲罰與教育的雙重效果。

  指導量刑避免同案異判

  最高法涉家暴課題組先後奔赴浙江、内蒙古、重慶、河南等10餘個地方開展了深入調研。

  調研發現,無論是經濟文化發達的北京、浙江等省市,還是欠發達的雲南、内蒙古等少數民族集中地區,發生家庭暴力的比例基本相當,隻是表現形式略有不同:前者家庭施暴者的行為更加隐蔽,取證更困難,而後者施暴行為比較直接,證據采集相對容易。

  為做好涉家暴刑事案件審判工作,最高法陸續在全國确定了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福建省霞浦縣人民法院、内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浙江省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和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6家法院作為涉家暴刑事審判試點法院。

  “我們要求試點法院認真學習和探索涉家暴刑事案件的審理方式,包括對證據采信、程序設置、實體處理、司法統計等各方面進行探索。”薛淑蘭介紹說。

  試點工作開展前,最高法還對試點法院的法官開展了培訓工作,讓法官們進一步明确家暴的概念、特征及與普通家庭糾紛間的區别;探讨了涉家暴刑事案件審理中存在的疑點、困惑,提出了系列涉及立法、司法、執法等方面的建議和改革、改進措施。

  2012年6月,最高法向全國各級法院發出通知,定期收集彙報涉家暴刑事案例,要求試點法院“有案必報,定期必報”。

  “最高法對試點法院受理的涉家暴刑事案件,在量刑方面給予指導,避免‘同案不同判’的發生,盡力做到司法的等量公正。”薛淑蘭表示。

  針對我國目前司法統計中,并沒有涉家暴刑事案件數量和審理内容的情況,課題組設計制作了有關司法統計的數據、項目發放到試點法院,要求定期填報,并試做軟件開發。待技術成熟後,将引入全國司法統計項目,使涉家暴刑事案件審理情況成為一項常規、全面的統計項目。

  分類統計案例推動立法

  針對法官審理涉家暴刑事案件的理念和知識比較缺乏的問題,最高法将通過對試點法院刑事部門主管領導和審判人員進行集中培訓,以及收集資料印發成冊,下發各級法院進行學習兩種途徑解決。同時,要求試點法院成立專門涉家暴刑事案件合議庭,或将涉家暴刑事案件交由固定合議庭審理。

  處理涉家暴刑事案件涉及多個部門,最高法計劃與公安部、最高檢、司法部、團中央青少委及部分地區的婦聯、殘聯、街道居委會等,以發函征求意見、座談會、實地調研的形式,共同研究涉家暴刑事案件的立案、提起公訴、證據收集、采信、質證、認證等問題。

  “希望通過與各個部門的協調、配合,共同組建一個系統、聯動的反家暴預防、控制和救濟機制。”薛淑蘭說。

  “目前,反家暴立法已正式立項,我們将為立法論證做好全面深入的準備工作。”薛淑蘭說,最高法已要求試點法院詳細分類統計5年來涉家暴刑事案件,以便為全國人大反家庭暴力立法提供詳盡、客觀的數據論證。

  鄭州律師林某了解到,薛淑蘭表示,當前立法對涉家暴刑事案件罪名和法定刑的規定存在較大局限,在立法修改之前,制定全面性的司法解釋條件尚不成熟。為此,最高法将出台關于涉家暴刑事案件審理的規範性文件或案例,并在2013年年底前擇取部分典型案件編制成書,指導審判工作。

法律咨詢熱線:
13008337939